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汤立先生:我写字是为了画画
作者:   文章来源:手绘100网  点击数  更新时间:2015/4/5 21:13:18  文章录入:admin  责任编辑:admin

 

最近,新华社给我拍个小片,采访时,我说我现在是“四分看书,三分书法,三分画画。”所谓三分书法就是写字,锤炼笔墨功夫。


我把练字排在第二,是因为画中国画,笔墨实在太重要了。写意画之“写”就是中国画的笔墨精神,以笔墨来抒发情感。谁想献身中国画,谁首先就得通晓笔墨语言。

中国画的神奇之处,就是一笔见高低。一出手,一根线条就能见才情、见学养、见功夫、见品格,甚至其人生阅历都能看出个八九不离十。所以,看画,看书法,我首观气象品格,再看境界格局;其次就看笔墨线条了,好的笔墨和线条是能抓住人心的,能让你品味再三,使你流连忘返。


看好的作品、看经典,能养气,能养心,能愉悦心情,甚至能长寿。相反,看差的作品让人难受,看俗的作品觉得倒胃口;差的、俗的看多了,人都可能受感染、而变得俗气了。



总体而言,现在是太平盛世,只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,衣食无忧,就可以安下心来做学问,看书、写字、画画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我个人觉得,这一二十年是我最幸福的年代。

 

现在物质极大丰富,而精神却相对空虚,又是一个能大量产生文化垃圾的时代,我主要指的是国画、书法。那些所谓冠之以“国家”级别的各类绘画展、书法展,我往往是乘兴而去,扫兴而归;名头大的不得了,水平差得不得了,还尽是达官贵人前来捧场,场面排场,黑压压的人群挤都挤不动,你说奇怪不奇怪?当然,也不能说绝对没有好的画展,前辈大师的经典的画展是要认真观摩学习的;当代有个别的画家、书家的展览还是不错的,但太少太少了啊!所以,现在我一般很少看展。

 

我不能自称是书法家。书法对于我来说很神圣,历代的大书法家在我心目中都是圣人。书法比画画难,难得太多了。用书法家的标准看,我的法度不足,还要补课,要临帖。


我收藏的书法拓片不少,有时间就拿出来观赏观赏;我是看多,临得少。

有不少人说我题画的字像吴昌硕、齐白石,其实,我从未临过二位大师的书法。前些年我喜欢郑孝胥、王铎,学他们的气息,现在我更喜欢傅山、八大的书法。八大的线条绵里藏针,朴厚大方;王铎的字力能扛鼎,神采飞扬,我时常欣赏他的字,但我不能学,他的字要用在画上容易夺画。从艺术欣赏角度我更喜欢傅山。王铎还在法度之内,而傅山已在法度之外了。


总而言之,书法很重要。中国画之民族性、精神性、经典性,其关键是笔墨。
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